老家的枇杷树
——
来源:财务部       作者:彭炳深时间:2018-03-21
 
    周末,春日阳光灿烂,回到乡下老家踏青。老家鱼塘边上那棵枇杷树还在,那是四十多年前父亲亲手种下的。在上世纪七、八十年代,我国的生活物质还是缺乏的,水果更是稀缺。村里的孩子只要看见别家的果树上有果,就会萌生偷意,偷果吃是那个年代每个孩子的不可抹灭的记忆。父亲当年种下的当然不止这棵枇杷树,还有沙梨、李子等果树,在果子未成熟前,父亲是严格限制提前摘取的。
    二十多岁那时,刚好读书毕业出来工作不久,又是这样的春日踏青,叫上几个同学好友家中小聚。既是聚会,难免喝上几杯。略有醉意时,父亲摘来一些未曾熟透的枇杷来吃。酒愈饮愈多,醉意越来越浓,突然发现其中一位好友干哑的喉咙发出的猜码声竟然愈发清晰。父亲说,枇杷能解酒,止咳清嗓子,治咽炎,言语间深深的父爱在醉酒中更显甘甜。
    很不幸,几年后未及古稀之年的父亲离开了我们,而那棵枇杷树还是那样的勃勃生机!植主逝去,枇杷依旧傲立春秋!随着兄弟几个各自成家立业,我为了工作生活也搬离老家。虽然也常常回老家,但很少去看这棵枇杷树,更没有给它除草除虫施肥。但枇杷树并没有死去,每年或多或少依然会结出一些果实来,但现在的小孩却因物质的丰富不屑去偷果吃了。
    今天,又看到一树满满的未曾熟透的枇杷果,仿佛父亲的音容笑貌浮现在眼前,耳边又响起他的话语:枇杷果解酒,止咳清嗓子,治咽炎……,摘一颗吃下,依旧酸甜,回味无穷! 舔犊情逝,天上人间,与父亲生活中的点点滴滴还在深深的怀想中。父亲已离去二十多年了,不老的枇杷树,割不断的深深父爱,一直留心里!
附件: